高坝洲“高”在哪里——高坝洲电厂成立20周年侧记



商悦传媒   2019-04-14 23:12

导读: 三峡集团湖北能源清江公司高坝洲电厂20岁啦!高坝洲电厂在哪里?八百里清江入长江口处,清江三座梯级水电站...

  三峡集团湖北能源清江公司高坝洲电厂20岁啦!高坝洲电厂在哪里?八百里清江入长江口处,清江三座梯级水电站最下游一级,它地势最低、坝高最低、装机规模最小,但高坝洲电厂人却“高”字当头,事事争上游。20年来,从未发生过由于责任不到位而人为造成的障碍和事故,连续5年实现机组“零非停”“零障碍”。

  在清江公司,人们对高电人有这样的印象:凡是能做到的事尽心尽力,凡是能做好的事尽善尽美。每每得到赞扬,高电人也不“谦虚”,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回答:“谁让咱姓高呢?”是的,“高”字当头的高电人,总是以“高”字要求自己,追求着高定位、高目标、高要求、高水准、高质量、高效率、高境界。早在高坝洲电厂筹建时,高电人就提出“投产即达标”的目标,当时国内还没有一家水电厂能做到。

  1999年12月16日,高坝洲电厂首台机组并网成功;2000年7月3日,3台机组全部投产。随后,原国家电力公司专家组对这个厂“达标投产”进行考评,各项指标达到要求通过验收,全国第一家达标即投产水力发电厂在荆楚大地诞生。

  标准化是一项系统工程,高坝洲电厂对员工的要求则是“非标准项目也要按照标准化要求去做”。

  发变组故障录波装置改造时,由于电厂之前没有这套装置,所以也没有工作标准和技术标准。开工前的好几个月,保护班查找大量资料,编制出科学、详细、可行的改造方案,其操作流程、技术数据、工艺要求等,白纸黑字制定得清清楚楚。保护班的四男二女就拿着这套自己编制的方案走进了改造现场。每道工序,每个环节,按部就班有板有眼地去做,小到工作现场的整洁干净,大到技术参数的校验,只要是不符合方案要求和流程的,就立马叫停重来。凭着过硬的功夫,他们完成了这项工作。

  通过不懈努力,2012年高坝洲电厂通过电力安全生产标准化一级达标验收,与清江梯级三厂共同体成为全国首批“电力安全生产标准化一级企业”的水力发电企业,也是全国首家获此殊荣的流域水力发电企业。

  正因为凡事都按着“高”的标准去做,高坝洲电厂赢得许多的美誉:厂区环境是最优雅的,食堂是最好的,宿舍是最宜人的

  清江三大梯级电站中高坝洲电厂总装机容量最小,位置处于最下游。但高电人志气大,位居下游却力争“上游”。

  高坝洲电厂属于低水头径流式电站,机组年平均可利用小时比水布垭电厂和隔河岩电厂高,这就意味着设备巡检和监控量更大,要求运行人员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更多。同时,高坝洲电厂还是隔河岩电厂的反调节电站,要为隔河岩电厂更经济、更科学、更合理地发挥效益担负起反调节作用。此外,由于位处最下游,上游的每一滴水都要从高坝洲电厂流过,因而清江高坝洲河段也是年均径流量最大的河段,加上紧依长江口,汛期时长江洪峰常常向清江倒灌,所以高坝洲也是清江梯级防汛抗洪担子最重的一座电站。20年来,高坝洲电厂从未发生过由于责任不到位而人为造成的障碍和事故,连续5年实现机组“零非停”“零障碍”。

  争上游,人才是关键。高坝洲电厂历来重视员工综合技能培训工作,深入开展导师带徒、技术练兵比武等活动,通过大讲堂、值长会考和“运行达人”等考评活动,激励员工掌握更扎实的专业知识。“孙勇工作室”是清江公司的一张名片,被湖北省总工会授予“湖北省职工(劳模)创新工作室”,孙勇本人也是随着高坝洲电厂成长起来的一名优秀员工。

  2008年9月20日晚,1、2号机组带负荷运行,3号机组备用。20时40分,主站突然出现2号机组报警信号并频繁抖动,引起了当时还是代值长的孙勇高度警觉。他立刻赶至2号机组单控室,很快发现是机组励磁调节控制柜柜后D101端子排故障着火,随时可能造成2号机组励磁调节柜整体着火。危急情况下,他沉着冷静对励磁调节柜进行灭火处理,同时向调度申请“停2号机组并转开3号机组”,及时将2号机组负荷转移至3号机组,避免了一场恶性事故的发生。

  不仅在安全生产上不甘落后,在各类活动中高坝洲电厂也是一支让人不可小觑的队伍。在清江公司举行的劳动竞赛、技术比武及各类文体活动的冠亚军争夺战中,常常能见到他们的身影。20年来,高坝洲电厂获得过“湖北五一劳动奖”,班组获得过中央企业“青年文明号”称号,员工还获得过“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”“湖北省劳动模范”等光荣称号。

  高坝洲电厂设备遗留问题较多,在运行过程中逐渐暴露出来。为此,电厂加密设备巡检、加强设备维护、逐步开展设备整治改造。

  计算机监控系统改造是高坝洲电厂自投产以来最大、最全面的一次整治改造。时间跨越2009年和2010年两个年度,改造工作涉及到电厂各个系统的方方面面,对于整个电厂来说是一场持续时间长、工作任务重又极具挑战性的硬仗。清江公司及高坝洲电厂高度重视,成立了监控系统改造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,制订了改造网络图。23天,电厂上下一心,严把质量关,落实每一个工作环节,责任部室和班组克服工期紧、人手少等不利因素,利用节假日和休息时间,加班加点力争达到“不接错一根线,不连错一个点”的目标。

  至今,高坝洲电厂共进行了近百项大大小小设备整治改造,全厂所有的重要辅助设备都已改造,基本消除了“硬件”缺陷,安全生产的“硬件”得到了全面提升。

  2005年7月底,《人民日报》和中央电视台同时报道了一条消息:7月25日晚,湖北高坝洲电厂突遭暴雨,当班员工巡查时发现变压器漏水,如不及时消除,将会造成绝缘击穿、停机甚至更大事故发生。3个多小时的奋力抢险,避免了事故的发生,确保了正常发电。

  7月19日那天,天还没有黑,险情发生了:库面上源源不断的养殖网箱如同一支庞大“舰队”向大坝冲撞而来。有些网箱已经紧紧贴在了拦污排(为拦截坚硬物体随同发电用水进入水轮机损坏水轮部件的设施)上。21时47分,拦污排不堪重负断裂,为避免发电设备造成重大损失,连续满负荷运行3个月的高坝洲电厂3台机组按预案紧急停机。

  7月20日天亮时,高坝洲水库近一半水面被网箱覆盖。随即,清江公司在高坝洲打响了一场清漂打捞战役。第三天,高坝洲电厂全面恢复生产。在这种情况下恢复生产,可以说是在钢丝上跳舞。时值三伏,社会用电负荷大,高坝洲电厂没有喘息的时间。高电人制定了机组出现异常情况时的应急预案,采取各种有效措施保证安全发供电。

  举全公司之力,苦战28天,库面清漂打捞完成。水下打捞的担子落在高坝洲电厂肩上。打捞肉眼看不见的水底沉物,对于他们来说任务十分艰巨。为了尽快消除这一影响电厂安全运行的重大隐患,每天,当第一缕晨光照到大坝时,与晨光同时到达的还有“打捞”人员;每天,当最后一抹晚霞消失时,“打捞”人员才收工直至第二年汛期到来之前,才宣告水下打捞工作才结束。